• 端午节除了街市上商店里满目的粽子,还有更多的炮仗声,那是附近村子的龙船经过,惹起了兴趣的我,结果还真给一个村子邀去一起扒龙船去“探亲”了。现在的龙船已经不在大河面上划了,因为现在的机动船太多了,他们造出来的浪过于危险,所以,一般龙船是由内涌划到与河交界的涌口后由机动船拖着去“亲戚老表”家的涌口再行划扒过去。今年还是太过临时性了,我想明年从他们把龙船从河涌底下“起龙”开始到结束把龙船又埋进河涌泥底都玩上一遭。

    迎接的老表们





















    龙舟和龙舟上的人



















  • 香港印象

    2008-03-11

    Tag:香港

    虽然曾五次去过香港,但是我始终会在香港迷路甚至连方向感都丢失。是楼房过于密集?或者人们的节奏过快?始终都是很快就感觉疲累。但是,无疑的,香港的人给我的印象很好,没有碰过因为你是花费不多的游客而态度有变换,爵友的招呼当然就更是让我感动。这次去看Ornette Coleman发现香港承办方居然是用一辆面包车把他们乐手以及乐器都装下了,有些心酸更有些替Ornette Coleman不平,不过却不能就此定义香港就是纸醉金迷的。香港人,起码是我所认识的香港朋友都是勤俭向上的,那些码头上纹身的搬运形男,唱片行的瘦姐肥哥,食肆店里的爽婶酷伯,巴士胖姨壮叔司机,都,敬业得让人佩服,连道路上的植树也是我欣赏的。如果再有朋友带着你穿走坐食在杜琪峰电影的取景点,人旅异地的幸福感会把那些疲与累塞到了昨晚喝空的啤酒瓶里。但每次,我都遗憾,遗憾荷包薄扁,这次则把看看Nudie牛仔裤如何的想法都省了,败欲是要自己控制的,特别是在购物的天堂里。然而在信昌唱片行里则。。。面对20元一张的黑胶片都抗拒的话是有罪的!

     

    边写边听得就是在香港用20元港币买的Jimmy Knepper 1984年在SoulNote出的[I Dream Too Much]黑胶,嗯,我梦想蛮多的,尽管是这个年纪。

  • 香雪遗梅

    2008-01-28

    Tag:梅花 赏梅





    萝岗香雪虽再延
    新树嫩枝已过梅花盛时
    绿叶成林中寻遗残
    唯在盆梅现
    稀疏数苞觅视角
    南梅早现早逝怎称傲

  • 梅岭梅花开

    2008-01-06

    Tag:梅花 赏梅








     

     

    阳光和暖洒落在梅岭上

    古道上和古道上的玩耍的小孩

    梅关口和梅关下留影的游团

    夫人庙和夫人庙处的香客

    梅花和梅花上兴奋的蜜蜂

     

     

     

  • 如果没有意外,每次『创意音乐在中国』在广州的演出我都会去支持的,这次则是连续两天。可能是看了The Thing后影响太深,其实他们的技术都还扎实,特别是小号手Phil Slater 和吉他手Carl Dewhurst。虽然各自有着让人叫好的地方,但是听久一些就觉得缺少了持续的张力。第一晚在星海音乐学院里很多热情的学生都坚持欣赏完,而客串嘉宾的即兴说唱更是惹起一阵阵高潮。第二晚191space里的客人的耐力就欠奉了些,包括即兴说唱爆出不少可爱搞笑的话也不能留住更多的客人。最近只有“忙”字,文字就交待这么多,再上上现场的图就当是功课完毕吧。

     

  • 比较奇怪的,我最爱的钢琴家Bill Evans在1962年的录音『How my heart sings!』里头弹的那首我最喜爱的『Summertime』却是我听过为数不多不满意的版本。是因为他演绎上的状态缺陷还是因为炎夏已经式微呢。雨后,凉风,让人心情倍加清爽,牵着娅的手把她送到车站,路上忘了感叹了多少回天气转凉带来的幸福感。

    『太阳照常升起』看之前和之后都看到太多争论,最大部分还是围绕看不看得懂来打转转。嗯,确实,我看懂了呀?能分析明白给我听吗?假如问我,我可能会回问,这是部侦探片吗。虽然张扬的浪漫里存在着那么明显的故弄玄虚的机锋,还有生硬的房祖名。它更像一篇文学作品,提醒我思考,可是要思考什么呢?要思考什么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吧,明天太阳还是要照常升起,现在已是深夜十一点了。

    为什么我会不满意Bill Evans弹的Summertime呢。是62年那位他传奇的贝司才去世遗留下来的抑郁状态?是把这首热情的标准曲解构零散得失去了活泼?可能都是。这样形容比较好,一位穿着整套整齐西服被领导训骂后被客户硬拉着跳桑巴舞的青年。

    两天的快乐时光就这么过去,短暂。明天,闹钟照常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