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喜窝看演出这么多次,或许是因为演出的音乐有关系,或许是天气的问题,或许的事情很多,这次,是进入酒吧最少人数的一次。连往常夜深时取消门票后很多人在酒吧外的情形都见不到。前后三次,在这里看过『创意音乐在中国』的演出,尽管这次在场人数对于酒吧来说是人数不为乐观的,但是,这次比前两次更为出色一点都不过分,尽管有人不赞同。

     

    每次,组织者也是参与者的贝司手Peter Scherr都现身,这次他的深情比上两次严肃专注,尽管还是脱不掉他可爱的样子。技法的演奏就脱离了上两次的影子,充满创意的声音表现,不得在休场时与他攀谈一阵。Masako Hamamura这个日本女人的弹琴着实了得,尽管跟和Joe Rosenberg合作的唱片里的印象里的风格有些区别,现场上她表现出扎实的Post-Bop功底,如果乐器换成是钢琴相信她发挥出来得更是会让我们惊艳的。鼓手则让我们都一致认为还搭配不上其他的人,更有生硬之感。而主角Joe Rosenberg侧重点是在乐曲的结构上,对于他的技术,坦白说是中规中矩那类,未有达到事前想象中的那般理想,不过在乐曲概念上确是有过人之处的。

     

    喜窝,真希望他继续坚持下去,估计当晚酒吧里的人客为去酒吧多过真去欣赏演出的人,这类型的音乐在广州存在的空间实在太少。珍惜不单只是乐迷的责任。

     

     


     
















  • 经过两个月的苦候,终于2月22日这个晚上与Brad Mehldau有了近两小时的近距离的接触,那是令人难忘一个晚上。

    我的座位是在第四排,刚好正对着Brad Mehldau的位置,他的一举一动都清晰收入眼底,甚至看到他那在琴键上优雅舞动的双手白皙得有点透明的质感,或许是灯光问题也或许我美丽错觉吧,而站在他面前看着他为我签名时的那双手却没有给我留有这种印象。或许我这真实不夸张的印象你还是会觉得夸张,但是毫不夸张直白的是在场的所有乐迷都会如我一样被他双手驾驭琴键营造出来的音乐质感而折服。他对音色控制的成熟已经是不需要再像牵上哪一位前辈大师影子了,在唱片里他的琴音是美丽的,而在现场他的琴音是美丽动人的。

    不少人知道他合作的鼓手由Jorge Rossy改为是Jeff Balland而感到失望,于我来说却没有此感觉。他和Jorge Rossy的合作已经有十年之久,很自然会让乐迷为此黄金搭档解体感到可惜,演出指引书里Brad Mehldau说Jorge Rossy的离开是为了多钻研钢琴和多点作曲,是不想总是留在Brad Mehldau身边只做绿叶的原因吧,那也是件极其自然的事情。而换上新的鼓手或许能给Brad Mehldau在创作上带来新的改变,那也不失为件好事吧。虽然当晚的演出Jeff Balland不可以说是很出色但也绝对不会让人感到失望。

    也如演出指引书里Brad Mehldau所说的那样,果然鼓手Jeff Balland和贝司手Larry Grenadier的合作相当的默契,不断有精彩的场面出现。但是他们再怎么也不可能将主角Brad Mehldau的风头盖住一点,Brad Mehldau非常成熟的控制局面,Sideman的精彩画面都出自于他构架出来的线条里,这里头也融合了他对古典音乐的热爱和旋律的衷情。

    Brad Mehldau也是位很大度的人,为坐在我前排的老外响起的手机铃声即兴的一段甚为可爱,马上又投入演奏更是让人佩服他的气度,而后的两次Encore更是精彩不偷懒。那晚我狠不得将手掌拍裂来换回他第三次Encore回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