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oker little的音乐里,有一种决不含糊的青春气息。以这种青春姿态在爵士乐坛留名的音乐家人数众多,但能够让我如此地在第一时间内联想到所谓的“青春”气息的,除了他外就只剩下Clifford Brown了。

    Booker little所创作出来的音乐里,含有只有他的音色和乐句(Phrase)才能够表达出他思想或者思绪里的音乐景像。他能够把那极自然地当作空气般吸进去,当作呼气般吐出来。那里头的技巧自然得象天生下来就具有的本能一样。也许可以说------不必做作,他自己本身就是[某种特别的东西]也不一定。但他能够维持[特别的东西]的期间,却真是太短了。那光辉就像盛夏美丽的黄昏晚霞一样,一刹之间便被暗夜吞噬了。而他本身被尿毒症侵害,就如已经到期的高利贷一般逼追而来,一点余地都没有。

     Booker little很像Clifford Brown,不但都是小号手,连那存在的超凡资质和创造性也很像。他们都贪食着时代的片鳞,将得到的营养朝向世界慷慨地几乎毫不保留地尽情散播挥洒净尽。尽管他们都非常不幸的早逝,也许这么说有点过分,但Booker little就是Booker little,Clifford Brown就是Clifford Brown,都是让爵士乐充满悲剧性的。 

    Booker little的音乐生涯实在是太短了,我个人经常没有办法不为这而黯然。就在那么的两三年里,他将那时代新声音爆裂般的让我耳朵乃至身心体验,他和Eric Dolphy在Five Spot里共同暴烈出的火花景象,一直都没能在我脑里消化忘怀。

    最早接触到他的声音是Eric Dolphy和他在1961年在Five Spot的现场录音,(Eric Dolphy at the five spot)从这里开始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小号手,而他是Eric Dolphy黄金式的搭档,在他之后Eric Dolphy和其他的小号手(甚至是那被认为是最好的Sidman的Freddie Hubbard)都缺少了和Booker little一起时那种象突然闻到新鲜空气的畅快感。而如果情形反过来是Eric Dolphy来做Sidman会是怎样的一种况味呢?

    这张Out Front里可以轻易找到答案了,除了Eric Dolphy外还有他的伯乐Max Rroach这个由摇摆一直走到先锋的革命鼓手,这个录音比在Five Spot的那场录音要早上几个月,但里头的音乐经常让我以为是之后事情,当中的更深一层的思考性和探索性一旦融入空气当中甚至会带给我不安的感觉。说不清楚是怎样的一种不安,很象在什么地方经历过或怎么样的状况就要来发生。


     Booker little(1938-1961)
    1954年开始与Max Rroach的乐团一起,当时的领头小号手是Clifford Brown,Clifford Brown丧生后就由Kenny Dorham接替,在Kenny Dorham过后才由Booker little担任团中的小号手,之后和Eric Dolphy组成黄金搭档。他的音乐具有着前瞻性,可惜在23岁就死于尿毒症。他和Eric Dolphy在Five Spot那场经典的演出是在1961年七月,而十月他就死在纽约。

    -------------------------------------------------------------------------------------------------------------

    需要表明,我喜爱看村上春树的小说。但对于他的《爵士群像》我总会以一种主观的态度看待,以至不能接受部分书里的爵士人物描写。这编文章是曲扭自《爵士群像》里的第一编文章《Chet Baker》,主观的认为里面的文字似乎更适合于Booker little。希望这种冒犯不要惹来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