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印象

    2008-03-11

    Tag:香港

    虽然曾五次去过香港,但是我始终会在香港迷路甚至连方向感都丢失。是楼房过于密集?或者人们的节奏过快?始终都是很快就感觉疲累。但是,无疑的,香港的人给我的印象很好,没有碰过因为你是花费不多的游客而态度有变换,爵友的招呼当然就更是让我感动。这次去看Ornette Coleman发现香港承办方居然是用一辆面包车把他们乐手以及乐器都装下了,有些心酸更有些替Ornette Coleman不平,不过却不能就此定义香港就是纸醉金迷的。香港人,起码是我所认识的香港朋友都是勤俭向上的,那些码头上纹身的搬运形男,唱片行的瘦姐肥哥,食肆店里的爽婶酷伯,巴士胖姨壮叔司机,都,敬业得让人佩服,连道路上的植树也是我欣赏的。如果再有朋友带着你穿走坐食在杜琪峰电影的取景点,人旅异地的幸福感会把那些疲与累塞到了昨晚喝空的啤酒瓶里。但每次,我都遗憾,遗憾荷包薄扁,这次则把看看Nudie牛仔裤如何的想法都省了,败欲是要自己控制的,特别是在购物的天堂里。然而在信昌唱片行里则。。。面对20元一张的黑胶片都抗拒的话是有罪的!

     

    边写边听得就是在香港用20元港币买的Jimmy Knepper 1984年在SoulNote出的[I Dream Too Much]黑胶,嗯,我梦想蛮多的,尽管是这个年纪。